• 2003-11-25

    heaven - [聊聊看看]

    Tag:
    凯特和中毒般迷恋着她的男孩逃走了。

    直升机一直向上飞着,最后在浅蓝色的天空里融化了消失了。

    我盼着有燃烧的残骸像焰火一样坠落,但是没盼到。

    导演是个抱着病态唯美主义的家伙,有些矫情地给了他们一条生路。

    就算是死,也不要你看见。
  • 2003-11-21

    百无聊赖 - [哼哼唧唧]

    Tag:

    我知道有些故事是很害怕被反复忆起的。

    那背后藏着的东西太过伤感,一颗软弱的心很轻易就会被搅拌得面目全非。

    但是我又无法不反复忆起它们,在某个瞬间被不期然地提醒,发现它们依然新鲜,摧人心肺。

    因此,那些故事没有第二次,不敢有第二次,我怕自己会无法收拾。

    如果它碎了一地用手怎么也拢不起来,最后就全化了,融了,渗进去留在那里,静静地沉睡着,等待在某个瞬间被不期然地提醒,然后自眼眶里找到一条重见天日的路。

    源源不绝。

    全身的血液和水分子加起来也不够。

  • 2003-11-20

    崴脚的第三天 - [哼哼唧唧]

    Tag:
    踽踽独行。

    我就是不说“人生真是寂寞如雪”。
  • 2003-11-15

    风吹草长 - [哼哼唧唧]

    Tag:
    天凉下来之后夜总来得太快。抬头看那种不红不黑好像弄脏了的旧地毡似的夜空,徒然就觉得很冷。

    那是什么暧昧不明的颜色,连星星都挣不脱污浊的膜,只有摩天楼上的灯柱艳丽而稀薄,扫过来,再扫回去。

    这时候想起宫老头儿的东西,果然是梦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