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11-16

    自恋3秒钟 - [聊聊看看]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apuapu-logs/10833416.html

    在等待作者传稿的时间里,无聊地点出了以前写的东西,有些是发表过的,有些没发过,还有些只写了一半,翻看间被某些字句刺激到了。

    我能力有限,所以一向不是个自信的人,常要从别人口中得到肯定才觉得稍有底气,因此看到那些句子时心中的念头便是“这是我写的么?大概再不可能写出这样的东西来了吧”,随后就一边看一边觉得又心虚又心酸。这景况由旁人来看是颇倒牙的,然而我需要安慰一下自己,好在第二天一扭脸儿又拿出资深编辑的面孔来。上帝呀,拜托你让我自恋3秒钟!

    大概我老了,于是冒险的时代就此结束了……

    它们就在此时出现,艳丽而单纯。我像汪洋中虚脱濒死的落难者,扒着块破船板软弱无力地望向茫茫海面,在明白获救无望的一刻,看见有飞鱼破浪跃出,那翅膀般的胸鳍在阳光下薄如蝉翼,于是脸色苍白地笑了。

    贤治的猫眼睁着,有挥之不去的惶惑在里面闪动。父亲和来借贷的猎户说的话深深刺痛了他的心。当那些五光十色的石头散落在走廊上,他对自己该如何走上挑定的道路依然那么天真和迷惘。贤治没法不离开家,因为父亲在昏暗房中灼灼发光的镜片后面,是贤治不愿触碰和理解的这个世界的冰冷。

    金红的暮色里,洁白的鸟群如同觅着冥冥中的轨迹,在浓烈而寂静的穹庐划出一个不规则的圆。某种无形的东西连同被忘却的所有喧哗,缓缓回潮,主宰了停滞的时间,一刻,一分,直到最后一秒。

    也许当一切都慢慢过去,连同心里的痛楚,所有所有都成为逐渐在视野内消失的远山,亚由美会想起,那个月夜,悠长的小路上,她伏在真山肩头,一句句地说着“我喜欢你……好喜欢……”当时她的眼泪如疾落的雨滴一般,打湿了月亮,和他的肩背。

    当她望着眼前旋转的陶土回想起这段恋情无法逾越的种种,只觉冥冥之中安排竟是这样的事必与愿违,难如己意。而她还年轻,可以尽情哭泣。

    故事一个一个,看的时候总有抓不住的感觉在瞬间掠过,有如晨间之雾,仿佛叹息,但终还是无语。

    没有哪种魔法能赋予一个人永久的爱的情绪,那种疼痛、恐惧和患得患失。

    一转脸,他看不到那叫做“绝望”的影子。

    对于那种无声的嘶叫,捶打一堵透明的墙壁直到血肉模糊的痛感,它描绘得近乎无情,冷淡得仿若旁观。

    我看到了饱满而温柔的笔触举重若轻地在情节中滑行,不着痕迹地还原我们内心深处最珍视又羞于面对的关于成长的记忆。其中种种情愫在现实日复一日的琐碎生活中屡屡被掩藏、被冲淡,是不提便罢,提起就会引出泪水的甜蜜痛楚。

    想到他(她)们独自面对临暮的黄昏天空,以宁静的眼神不可抑制地回想起过去时,就会从心底里涌起绵绵鼓胀的东西,压不下吐不出,只好把头扭开看去别处。

    我们生命中所无法跨越的鸿沟,大多也仅是心上的一丝裂隙,而已。

    那女孩唱着“四片叶的三叶草,是不属于任何人的。”她的短发可以留长,手顺着发丝滑落时会说:“那时我的头发才到耳边,如今,已经长这么长了。”但她没能,因为她心满意足地走到了终点,在苍天的穹顶下绽开的火焰成了幸福最后的葬列。

    非人却拥有人心的鬼怪之事,不够激烈却昭示着生之冷暖,那些爱悦欢愉和悲痛怅然也就此化为琥珀中的虫,柔和地被封存至某一天,你由当时的思绪突然想起其中的一章,于是默不做声。

    分享到:

    评论

  • 含泪,扭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