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2-25

    二月底啦 - [哼哼唧唧]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apuapu-logs/59348832.html

    广州的潮湿天(佛教里掌管发霉的神?)一年比一年厉害,如果有衣服长时间没洗很可能会长出蘑菇。

    昨天因为早上跷会在家睡觉被老板抓个正着,搞得人事部和副总轮番问候。用了快6年的挪鸡鸭小灰阶电池终于开始走向它池生的尽头,致使领导们打电话抓人只听到“您所播打的用户已关机”,于是他们毛了。考虑到换块新电池有被爆头的可能,所以我决定入台挪鸡鸭家去年9月生的新仔5230,而这个决定的直接后果是交埋房租之后,到出粮前我只剩300块可花。

    人生起起伏伏,而凌晨3点不睡觉坐床上照《家庭收纳1000例》里教的方法起劲叠袜子的我又是怎样一种精神病……OTZ 大概只有某个眼睛被狗抓刚好没两天,又被蜂蜜叮了手指的人甚比。当我说“下回是什么?被大象踩吗?”的时候,它很自豪地抗议:“是我的话一切皆有可能!所以你能不能说点吉利的?!”

    分享到:

    评论

  • “某个眼睛被狗抓刚好没两天,又被蜂蜜叮了手指的人”……我必须承认,一看这句话我立即就联想到缝隙大人的博客估计更新了,过去一看,果然= =
    如此被衰神宠爱的人,大概没有第二个……吧?被穷神缠身的阿鸣也不过如此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