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3-12-16

    赤色大地 - [聊聊看看]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apuapu-logs/6903514.html

    战士年轻的时候被赋予勇气的证明
    战士一旦得到了证明就只允许死在战斗中
    战士是为了成为勇者而生的
    为了成为勇者全神贯注地踏上红土大道
    不久手快要触及顶点的时候
    回头一望却停住了
    然后死在了红土大道上

    那马在远处看着,抱着另一具尸体的逐渐冷却的尸体
    头朝下,栽在泥土里。
    那土并不是全红的,可是天暗了下来,一切都红了,它没有理由不红。

    叫加藤茂的某个人,用五页画了些长着日本脸的印第安人。别的没什么,就是看他最后正自长号时被一箭射穿了脑袋,几乎可以听到一个热哄哄的散发着皮革和汗液臭味的身体,“咚”地一声,闷闷地倒下。那干燥的地面扬起一缕细尘,然后四散落下。人就成了传说。

    多年后人们谈起来会不会记得他我不知道,如果记得的话应该会赞美他英勇,因为死于背后冷箭的印第安人不可能不英勇。然而他还是死了,只听到那声闷闷的“咚”——在我脑子里。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