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4-02-24

    兔子不属于波斯卡雅 - [聊聊看看]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apuapu-logs/6921789.html

    波斯卡雅是个小姑娘,有一头棕色的或者黑里带红的卷发,脑门上有用妈妈口红点的痣,不过一到下午就会被抹到下巴上去了。

    因为夏天的雨水丰富,地上积了水洼。波斯卡雅会找一个小小的容器——有时是破勺子,有时是玩打针游戏时用的一个腰子形的小塑料盘——去水洼里淘那些刚孵出不久的蝌蚪,然后挨个儿地用手指捏扁它们。

    随后她发现大一点的动物更加好玩,但在被狗咬过之后波斯卡雅开始倾向于寻找没有攻击性的动物,比如鸟、金鱼或者青蛙。但这种游戏很快就令人厌倦了,尤其是在青蛙跳到她脸上之后。好在邻居家开始养兔子,波斯卡雅的两眼放光。

    但邻居最讨厌顽童,从来不让波斯卡雅接近那只兔子,哪怕她隔着矮墙向院里吐口水。波斯卡雅是不会放弃的,几次努力的结果是骑在矮墙上下不来了,因为靠近墙的地方种着长满尖刺的仙人球。那令人望而生畏的刺上挂着水珠,还有仿佛肉瘤似的颜色鲜艳的子子孙孙顶在头上。

    波斯卡雅只能扒在矮墙上看兔子在院里跑,一地小号中药丸子似的兔子粪。这让她觉得那兔子是世界上最好玩的动物了,尽管它很臭。

    兔子开始满地打洞,邻居不得不把它圈在一小块圆形的地上,底下垫着纸箱皮,但似乎没什么作用,最后它进了铁笼子。没有了活动,兔子一天比一天更肥,波斯卡雅看着它胖得撑满了笼子转不了身,很得意。

    在邻居决定把兔子杀掉吃肉的同时,波斯卡雅也决定冒险去接近死期将至的兔子。她穿了冬天的棉鞋在无人时翻过矮墙,将仙人球踩得东倒西歪。然后伸出一根手指隔着笼子的铁丝摸到了兔子柔软的毛,热乎乎臭哄哄的。这时有东西飞进她嘴里。呸!它在掉毛。

    波斯卡雅觉得有些丧气,她觉得最好玩的动物在掉毛,而且明天就要成别人碗里的肉了。想到这里她有些难过。

    在踏着仙人球重新翻回矮墙那边时,波斯卡雅终于抽抽哒哒地哭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