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4-05-12

    废话多多 - [逛逛贴贴]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apuapu-logs/6971311.html

    去做剩下的最后一次针灸,在一堆大妈的粤语声浪里扒下裤子,任小银针插了一屁股。

    年轻的我在这地方仿佛一个异类,孤独而深沉,眼里满是悲剧人物的无尽哀伤。在扎针的师傅用鸟语询问的时候一再地请求:“请讲普通话。”,并发出呜呜的呻吟鼓励他扎准一点。

    同来扎针的大妈们以小市民的热情安慰着我受创的心灵,虽然她们谈论的东西我完全听不懂,但我知道那里面包含的是平凡人生中的种种琐碎的辛酸,在感动之余想挤两滴眼泪出来,然而没成功。

    拎起裤子走出门来不禁有些伤感,被人看光了,然后自我安慰,大家的屁股都一样,哪个也不会多出一两瓣来,何况我的屁股因为反复贴膏药,其表面已经接近砂纸,大概也没什么看头,于是带着忧郁的诗人气质如孕妇般缓慢地移回了办公室,对自己的人生又多出一分莫名其妙的勇气。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