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4-06-03

    扯淡很行 - [逛逛贴贴]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apuapu-logs/6979624.html

    在上班时间嗑了药,于是冲进总编室拉住主任往死里打,抓了他一脸血印子,自己指甲劈了两块。然后我被几个同事架着摁到外面办公大厅,所有同事都停了手里的活儿站起来看。主任接过前台递来的湿手巾捂着脸上的血口子,嘶嘶地倒抽着气惊魂未定。我则很舒畅地笑个没完。

    趁他们都转头看主任的时候我挣脱了,直接跑上外面的露台动作笨拙地爬上矮墙听到背后有人呀呀叫着追来,然后摆出阿童木的姿势跳了下去,在广州废气弥漫的天空中飞到了火车站附近。火车站广场上坐着大片抱着蛇皮袋子的民工,他们目光呆滞地看着周围,没人发现我。接着我发现自己对这城市太不熟悉了。我分不清东西南北,除了办公室到火车站没地方可去。陌生的地段的人的脸让我害怕,而且我没带钱包,所以不由有些沮丧。

    我在原地转了不少圈子,火车站的粤语广播听起来像念经,说普通话时则像得了鼻炎。有民工偶尔抬起头来看到了我,但未觉惊讶,转开头又望着别处,一只手伸下去从布鞋的破洞中抠着脚。有人在广场上卖炸鱼,昨天卖不光的今天裹层面过油接着卖,那鱼好像凭空胖了好几圈,露着尖小的头尾,看起来像个纺缍。

    然后被人夸打这种东西倒利索一高兴就住手了。 

     

    分享到:

    评论

  • 午睡时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