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6-20

    家务劳动 - [逛逛贴贴]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apuapu-logs/7081867.html

    收拾房间,从七点到十一点。

    我承认如果不是从枕头边蹿过一支小强,我也许会到明年再考虑打扫。然后我发现一个可怕的事实——东西实在太多了,已经无处可放,这意味着如果必须搬家我将面临一场噩梦,光是打包都会打到断气。而且一旦、万一、假如房里溜进一只老鼠或者两只小强,我的书、碟和一堆零碎就有可能变成老鼠粪或者小强粪反正是粪…………我的正版呀!!人心慌慌呀!!

    所以整理房间的冲动从灵魂深处爆发,这和当年被老妈耳提面命抓着做的时候截然不同地具有自发性和主动性。一边收拾一边对这二十来平米的地方是如何拥挤起来的产生怀疑,我不记得有买过这么些占地方的东西啊。不就是几本书几张碟几包方便粉丝儿么,而且最离奇的是近四年的时间我基本没买过几件衣服,但装衣服的整理箱已经三个了…………OTZ

    随后我发现了这些东西:大概不会再穿但完好的鞋若干双,只用过两次的蒸汽熨斗一个,睡了几个月便被搁置的乔麦皮枕头一个,大大小小质量不错的密封盒一堆,式样不同的沉重瓷杯若干个,还有无数鸡肋般的零碎不一一数出……

    想当年在6月初来广州,本着绝不添置家当的信念在城中村的小楼上守着一张晃晃悠悠的破铁架床和床板以及黑心棉枕头一个,同两打以上硕大锃亮的小强过了数月,除了拖鞋击打技日见纯熟之外,还是固执地把废纸箱当床头柜来用,拿旅行袋做衣橱。后来传有登革热,被逼无奈在黑漆漆的小店里买了劣制蚊帐一个,然后又因为在蚊帐里闷得几乎死去,被逼无奈买了不知牌子的塑料台扇一个,再然后同房的姑娘跑路送我一只红色塑料小凳,再再然后住处附近(说是附近,其实坐公车还需要四站路)开了北京华联的超市,受到“在里面可以随便拿”的共产主义感召,拖回特价整理箱两只、特价竹凉席一床、特价海绵拖把和普通棉枕头各一个,回去拖了地铺放停当,竟觉得人生美好前途光明……………

    回忆到这里,不禁暗自唏嘘……当初没有安全感,不敢多置家当,此外广州的物价把我吓到,对于一直三块钱就可以吃得不赖的我来说,一顿饭的下限要五块钱简直就是杀人,更别提什么M记KFC了,根本是吃掉全家三天伙食费!然而糜烂之风吹一次就能让人堕落,这里面虫虫起到的恶劣作用是不可掩盖的!反正东西越来越多,反正现在我就是得收拾个半死,反正我就快和米其林先生拍拖TAT…………不过托整理的福,让我回忆起往事,才能体会到今日胡吃乱撂之幸福。除掉宝贝们变成XX粪的可能,还是幸福的。
    分享到:

    评论

  • ……你糜烂堕落干我P事嘛!